都说大红大紫那么为什么只有网红没有网紫呢?

  “网红”一词,一方面代表着很流行受大众欢迎,另一方面也隐含着昙花一现的“命运”。

  “网红”是网络红人的简称。近来,国内互联网上的“网红”更多指的是一些为了出名不惜整容和炒作、快速消费自己的年轻人。他们在网上被热议的同时,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年轻人的价值取向。大家都听过红人,没有听过紫人吧,网红是网络红人的意思,也就不说网紫了。

  从一些网络红人网络上的部分表现来看,她们大多爱表现,以个人为中心,比较偏执,但不能就此来臆测是一种病态行为,事实上这些人走进现实生活中时,她们表现的肯定没那么出位。而每个人心理潜意识里都有“另类、表现欲、成名等”,所以,在网络上就很容易出现喜欢自我表现的人,任何一个平凡人都有可能成为明星的时候,大家“表达自我”的兴趣空前高涨了。

  任何一个新的社会现象,它反映的都是整个社会的微妙变化。肖滨说,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有显山露水的潜在愿望,希望受到众人的瞩目,但现实却是,只有很少的一个群体才有这样的机会。“网络红人”采取剑走偏锋,出怪招,用反常规的表现形式来张扬自己的个性——因为这样的方式最容易让一个普通人成功地吸引他人的眼球。网络红人的行为只是显现了这个社会的症状而已。只有当社会主动地降低人们表现自己个性的成本,此种症状才有可能消失。

  作为当代大学生,我们常常因为无聊而寻找消遣,却在消遣中又更趋无聊。“网络红人”在一定意义上具有低俗性和无意义性和泛娱乐性。我们的热情追捧“网络红人”,表面上看是对沉重生活压力和价值观沦丧之下的无聊感的一种消遣,但是消遣过后,我们的无聊感不可能消除,而是更进一步的加深。在娱乐至死的时代,“网络红人”是泛娱乐化的一种表现,大众不可能在这个现象中找到精神的寄托,不可能找到内心的安定,也就不可能真正的缓解作为时代病的焦躁感和无聊感。相反地,这些低俗的信息的包围更使得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无聊,越来越麻木,越来越无所事事。

  与此同时,我们当中已经有很同学意识到了这种泛娱乐化的表现的危害性,并且他们已经能够理性看待网络红人了。他们纷纷表示,我们只需将时间与经历放在学习和生活这个主要矛盾上,不盲目关注所谓的网络红人,就能为自己守住一处心灵净土!

  这和我们平时的说话方式有关系。我们平时说什么都是什么什么特别红,特别火,不会说特别紫。